text

 当前位置:首页>本地新闻>要闻
马识途:大义书壮歌 碧血洒嫩江
齐齐哈尔日报 |  2018-10-12 08:11:00

  

  齐齐哈尔新闻网10月12日讯(于波 廉玉晖)

  【在东北中学建立党组织】

  在齐齐哈尔市第二医院院内,有一座古树掩映的房屋,虽然它的建成年代已是久远,但赋予这座建筑以非凡意义的,却是在此遇难的革命烈士马识途。马识途烈士遇难地原是一座独立式的高级住宅,始建于清末民初年间。这座建筑为清水墙青砖砌筑的砖木结构房屋,屋顶为木屋架,马尾式铁皮屋面,建筑面积357平方米。1945年11月14日,共产党领导的嫩江省政府在齐齐哈尔宣告成立。省政府主席于毅夫在此居住。今天,在这座历经沧桑与见证历史的老建筑中,我们要追寻的是一位坚守崇高信念、誓死捍卫新政权的年轻战士的生命轨迹。

  如今,马识途烈士遇难地作为重要的革命遗址,经市政府批准,齐政发【1987】5号文件公布为齐齐哈尔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11月6日,根据中共中央印发的《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的要求,市委、市政府命名了我市首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马识途烈士遇难地被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马识途,名马骏麟,字献图,辽宁省沈阳人,1929年毕业于北平师范大学,后回到沈阳第三高中教书。“九一八”事变后,马识途流亡到关内,任教于山东烟台芝罘中学。任教期间,由于他积极主张抗日,于1933年末被校方辞退。1934年初,由烟台返回北平,任教于东北中学。马识途同广大有爱国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一道,在教师和学生中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在他的引导和教育下,东北中学有许多学生投身于革命。1936年马识途随校迁往鸡公山。他积极向校方推荐中共北方局从事学生运动的中共党员王铁良到东北中学任教。王铁良到校不久便介绍马识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马识途为了永志自己找到了光明之路和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心愿,特将马献图改名为马识途。马识途和王铁良一道,在东北中学中建立党组织。马识途亲自组织学生到京汉铁路沿线车站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揭露日本侵华罪行,扩大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激发了民众的抗日热情。

  【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

  西安事变爆发后,一直仇视东北中学的河南省政府主席刘峙,于13日电令国民党二十九师,以收缴校内枪支为名,搜捕进步师生。马识途被迫离开东北中学,回到北平,任第二女子中学生物教员,兼任北平中法大学生理解剖学教授。其间,他以教书为掩护,继续为党工作。从1937年初到1940年8月的三年多时间里,马识途一面秘密组织民先队员开展抗日活动,一面积极在知识分子中交朋友,以争取更多的人为党工作。教数学的卢兴阶老师,原是一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知识分子,在马识途的帮助下,他认识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积极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后来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此期间,马识途还介绍李剑白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马识途在校活动日益频繁,来往他家中的人员也日益增多,上级党组织发来的文件,一般也要在他家用油印机复印后再秘密散发。由于负责中共东北特别支部的宣传工作,马识途的家成了油印各种秘密文件和召开会议的集会点,马识途的母亲和妻子自觉地担当了警卫放哨的工作。为了迷惑敌人、避敌视线,马识途将他千方百计从国民党各种活动参与者那里弄来的出席证压在书桌上的玻璃下。每逢晚上有人急促叫门时,他都要上后屋阁楼躲避,有时整夜不下来。马识途以各种方式与敌周旋,保证革命工作顺利开展。

  1937年4月,马识途被北平市委任命为东北特别支部宣传干事。在他的领导下,先后翻印了延安出版的《解放》,中共中央北方局出版的《火线》等刊物上的有关文章和中共中央关于时局与抗日救国的重要决议等,并及时地发行到党组织、党员和进步青年学生中。同年秋,党组织调马识途到冀西抗日根据地工作。1940年8月19日,马识途带着十五岁的大儿子马列秘密地来到太行山区。他先后担任了专署民政科副科长,干部学校教导主任,赞皇县县长。其子马列被分配到赞皇县青年抗日救国会任宣传部长,1941年5月被选送延安外语学院学习。

  马识途秘密出走,家中少了两名成员,迟早会被敌人发现。太行区党组织考虑到这一情况,再一次派李青去北平。经过周密的安排,于1941年夏天,将其妻子高鲁、次子马恩、女儿马玲接来太行革命根据地。由于马识途严格遵守党的纪律,吃苦在前,任劳任怨,不计较分内分外的工作,大家都称赞他是没有知识分子架子的知识分子。马识途在贯彻执行上级指示时坚持从实际出发,考虑群众可接受的程度,创造性地进行工作。他在主管太行区的昔东、和东、内邱、平东、赞皇和井陉六个县的民教工作期间,根据农村小学教师与农村各阶层有着广泛联系的特点,把他们组织起来,并依靠他们去发动群众和了解情况。这不仅有利于各项工作的开展,而且提高了教师们的政治思想觉悟,增长了才干,使不少教师成了夺取抗日战争胜利的骨干力量。

  【为保卫新生革命政权而牺牲】

  1945年8月,日本侵略者宣告无条件投降,党中央立即向东北派遣大批干部和军队,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了一场争夺东北的斗争。9月,马识途作为太行山区第一批挺进东北干部队的成员,在党委书记顾卓新、周桓的带领下,从太行山区出发,徒步行军一个月抵达沈阳。在沈阳听取了中共东北局书记彭真作的《关于东北形势和今后方针政策》的报告后,与少数干部继续北上,11月10日抵达嫩江省政府所在地齐齐哈尔市。11月15日,在喧闹的锣鼓和鞭炮声中,嫩江省政府主席于毅夫宣告嫩江省政府成立,马识途任代理秘书长。新政府积极贯彻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很快取得了明显的政绩。

  这时的齐齐哈尔仍然是处于一派混乱之中。伪满洲国的汉奸省长申振先还没离职,伪省府的组织机构仍保持着原状,汉奸、特务、土匪狼狈为奸,蠢蠢欲动。而于毅夫只有10余名抗联干部、战士。但是,他率领这十几个人竟然把伪省府接收过来了。

  于毅夫以党派来的干部为骨干,吸收一些进步人士参加,成立了嫩江省人民政府,他亲自起草了《告全省父老兄弟书》,省人民政府一成立,就把它张贴在各个市区。

  嫩江省人民政府的建立,立即引起了敌人的仇视。国民党特务、黑龙江省办事处专员赵岳山更是气急败坏,在齐齐哈尔市秘密召集一批日伪残余分子集会,组织所谓“光复军”,不断兴风作浪,企图颠覆人民政权。他们混入我军政部门,煽动叛乱,在肇源、肇州、大赉等县连续发生杀害干部事件。随着政治形势的日益紧张,敌人的反革命活动更加猖獗,一场布置周密的暗杀省政府主席于毅夫的行动正在酝酿着。

  12月24日午夜,“光复军”的头目们指令其爪牙张达、信义等八名匪徒来到省政府宿舍门外,混入省政府警卫连的坏分子高洪礼为其开了门,并切断了电话线。高带领匪徒直奔于毅夫房间。不料后门紧闭,无法通过,只得绕道来到于毅夫房间的窗外(实际是马识途房间的窗户)。匪徒们利用搭人梯的办法,砸坏窗户,对准室内开枪射击,然后跳窗而入。

  匪徒不认识于毅夫,见马识途负伤倒地后,便问:“你是于毅夫吗?”马识途虽然受了伤流了不少血,但神志还很清醒,听到匪徒的问话,才明白敌人的意图,英勇不屈的高喊:“我是于毅夫,我就是于毅夫!死了我一个共产党员没关系,还有千千万万的共产党员,我死了是光荣的。”用尽全力站立起来,扑向匪徒殊死搏斗,夏德春见势不妙,又慌忙地向他开了一枪,马识途倒在血泊中。对面住的警卫员听到枪声,立即开枪追击,匪徒仓皇而逃。住在隔壁的于毅夫和财政厅长刘靖赶来时,马识途已奄奄一息,当他看到于主席安然无恙时,有气无力地说:“于主席没事就好,死了我一个没关系。我虽然不能亲眼看到东北民主建设的胜利,可是还有你们在和敌人斗争着,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为保护战友,保卫新生的革命政权,马识途含笑走完了他42年的人生历程,将生命献给了他为之奋斗的中国人民解放事业。

  1946年1月10日,省政府主席于毅夫为马识途题写了传略碑文:“他没有死在14年抗战敌人手中,抗战胜利后,竟死在反动派手中,这是让我们永远不能忘掉的。我们嫩江省人民一定要完成他的遗志,为实现东北的和平民主而奋斗到底,我们应该以此告慰长眠于地下的马识途同志……”马识途牺牲后,省、市政府于1946年10月在齐齐哈尔市龙沙公园内建立了马识途烈士墓,后又迁至西满革命烈士陵园。杀害马识途的凶手于1951年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擒获并被处决。

编辑:刘光余

 分享:

上一篇:
 相关文章:
全媒体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