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当前位置:首页>本地新闻>要闻
黑土地上的拓荒者
齐齐哈尔日报 |  2018-11-07 08:06:00

  齐齐哈尔新闻网11月7日讯(王鹏飞 包志强) 从分田到户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从合作经营到联合社组建;从城镇化推进到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亿万农民在农业改革中迎来了“新生”。黑土地上的农民用四十年时间,交出了一份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历史的答卷,现代农业改革的步伐,在黑土地上得到快速推进。

  四十年前,李凤玉成为了克山县河南乡仁发村唯一一名拖拉机手;四十年后,他带领合作社不断创新,成为了全国知名的合作社理事长。短短四十年时间,农业现代化改革的历程在李凤玉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而百姓们也在四十年间,通过合作经营,走出了一条致富之路。

  如果提起四十年里,土地规模化经营如何实现、合作社怎样突破瓶颈等一些列的问题,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李凤玉。

  金秋时节,大马力收获设备正在田野里撒欢地奔跑,站在大地边上指挥收割机联合作业的李凤玉,忙得根本顾不上喝一口水。李凤玉告诉记者,如今省事多了,这些大马力联合收割机都是卫星定位,全部是机械化操作,一台收割机一天最少收获几百亩地苞米,而且每亩地节约成本120多元。看着李凤玉自豪的神情,听着他的讲述,现代农业改革的变化,在这个小小的合作社里得到了充分体现。

  坐在打捆的玉米秸秆上,李凤玉拉开了话匣子。四十年前,我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当时村里只有唯一一台东方红拖拉机。就是这样的一台经常“趴窝”的拖拉机,想当拖拉机手的人排成了长龙。村里经过重重筛选,李凤玉脱颖而出,当选了拖拉机手。说起当时的情形,李凤玉还是感到无比自豪。

  在当时作为非常金贵的拖拉机,是不能经常使用的,只能在收获和春耕的关键期,才能派上用场。而且还得经常“休息”,剩余的所有活,全部靠人工。“一把镰刀,一眼望不到头的苞米地,让人看着都眼晕。为了抢抓收获的关键时节,那时候吃饭都是在地里吃,回到家里两条腿都跟灌了铅一样,就这样干,一人一天也干不了几根垄。”说起这些往事,李凤玉还是心有余悸。

  2006年,李凤玉走马上任克山县河南乡仁发村党支部书记。“土地面积是有限的,如何使这有限的土地给农民带来更快更高的效益,带领百姓走上致富之路。”成为了摆在李凤玉面前的重要任务。

  怎么提高土地产出率,李凤玉整天地琢磨,肚皮里总打官司。年轻时当拖拉机手,看着拖拉机耕地深,农作物产量就会高;拖拉机效率高,一耕一大片,他琢磨着要搞土地规模经营。克山县的天然地域条件,适合搞土地规模经营。想归想,但怎么搞,搞多大规模,效益多少,有多少农民愿意参与,一开始在李凤玉肚里依然是一笔“账”。算来算去,成规模后,利用农机、种子等条件的改善,一亩地可多打300斤粮食,将成为现实。

  2007年国家出台《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李凤玉心头一亮,找人咨询,反复琢磨,认定干合作社是件大好事,肯定能行。2009年,李凤玉联合当地6户农民以入股形式筹集资金850万元,争取到国家补贴1234万元的农机装备,组建了总投资额达2084万元的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李凤玉担任理事长。

  有了大型农机具设备,李凤玉认为,这回可以大干一场了。可是,随之而来的难题又出现了。2010年,合作社从农民手中以每亩240元的价格租赁1100亩土地种植了大豆,但由于租赁的是一家一户的土地,垄与垄之间不能连片种植,大机械根本不能发挥作用。

  满怀喜悦的社员们秋后一算账,合作社提取折旧后倒赔了187万多元,刚起步就陷入困境,个别社员甚至提出退社要求。“那时候一听敲门声,心里直翻个儿,头一次尝到了躲债的滋味,满嘴上火起大泡。要债的催紧了,甚至动了分农机的念头。”李凤玉说。

  在省市县农业部门指导下,李凤玉经过认真细致反思,找到症结所在:合作社缺乏与农民的合作,没有抓住土地这一农业生产核心要素,没有形成经营规模,没有很好发挥现代农机作用,自然就没有经济效益。在新的历史时期下,只有依法将国家补贴收益部分平均量化给社员,才能让更多的农民享受到国家对合作社的扶持政策。同时,李凤玉按照《农民专业合作社法》规范运作,使合作社真正实现“民办、民管、民受益”, 既让社员获得最大收益,又能促进合作社健康发展。

  行动在于实践,深思熟虑下,李凤玉带领社员们开始了探索创新道路:以每亩350元作为保底分红,高出当地农户自行转包土地每亩110元;入社成员不分先后,年终盈余按入社资金同等比例分红;国家补贴资金产生的盈余按成员平均分配;入社成员仍享受国家发放的粮食综合补贴;重大决策事项实行一人一票;入社自愿,退社自由。这几条承诺的推出,一下子吸引了农户的眼球,相邻3个村子1.5万亩耕地都加入了合作社,成员也达到了314户。

  随后,李凤玉结合种植业结构调整和农业新技术应用,将入社的1.5万亩土地按照作物品种划分成300亩至500亩不等的42个网格,应用110公分大垄双行栽培技术,种植玉米1.3万亩;应用90公分大垄栽培技术,种植马铃薯0.2万亩。两大作物一律按照统一轮作、统一技术规范、统一种肥、统一整地、统一播种、统一田间管理、统一收获、统一销售的“八统一”标准进行耕种。结果,秋季玉米单产高达617公斤,马铃薯单产高达2353公斤,双双获得大丰收。

  年终算账,合作社2011年总收入达到2763.7万元。其中1.5万亩土地经营收入达2045.2万元,机械代耕作业收入718.5万元。扣除土地经营投入1421.5万元以及机具折旧、维修、管理人员工资等,全年合作社盈利达1342.2万元。

  两年的收入对比差距这么大,使李凤玉感到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只靠一腔热血不行,重要的是要让社员有收益,要让利益把农民拧在一块,这样农民才能感受到合作社是自己的合作社,才能关心合作社,才能自愿加入合作社。

  “办法总比困难多。”这是李凤玉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2011年春节,李凤玉一位在哈尔滨麦肯公司工作的亲属来串门,听说合作社土豆卖不出去正在犯愁,经过亲属牵线搭桥,李凤玉赶到哈尔滨找到麦肯公司老总,双方一拍即合。合作社连续四年与麦肯公司签订马铃薯订单,2014年订单量达到1.2万亩,别人的土豆没地方卖,仁发却不愁销路,每斤还比市场价高出两毛钱。随后,他们又与北大荒薯业和海伦鲜食玉米加工厂开展合作,每年向两家企业销售大西洋马铃薯3780吨、鲜食玉米4000吨,纯收入达800万元。

  从2014年起,合作社开始打品牌、建销售网络,先后注册了“龙哥”、“龙妹”、“仁发绿色庄园”等品牌。在哈尔滨成立黑龙江仁发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去年合作社进入互联网电商领域,建立“仁发特卖”网络营销平台,并与阿里巴巴、一号店、京东商城等知名电商合作,推进绿色有机产品上线销售。2015年,合作社生产的1000亩有机高蛋白豆浆豆,通过电商平台直接销往上海超市,平均每公斤售价26元,亩均纯效益达到1200元以上,比普通大豆高出近10倍。

  2015年9月,合作社与荷兰夸特纳斯集团荷兰阿理曼特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计划用五年时间投资46亿元,建设占地一平方公里的马铃薯产业链示范园区,开展种薯繁育、全粉加工和薯条加工三大项目。其中,计划三年内繁育种薯1.5亿粒,建设3条全粉生产线,薯条加工能力10万吨,带动全县马铃薯产业再上一个新台阶。

  仁发合作社不断发展壮大,由发展的“初级阶段”到真正意义上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再到正在建立有多家农机合作社参加的合作社联社,实现了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深度合作,使经营主体越来越有生机与活力。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作为合作社领头人的李凤玉,这几年心里想的最多的是如何提高农民收入。“如果没有加工,粮食再好也只能以原料的形式卖掉,大量的利润被加工企业拿走。但是单凭一个仁发合作社,人力、财力和精力都是十分有限的。”

  针对这种情况,仁发合作社牵头组织5家农机合作社成立联合社,组建黑龙江仁发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引进建设项目使加工能力得到提升。2015年,公司投资1亿元开始建设30万吨粮食仓储项目,预计达产后年可实现销售收入1.5亿元。目前,一期烘干、仓储项目建成运营,已烘干玉米3.2万吨,实现增收256万元。

  合作社通过土地规模经营,许多带地入社的农民腾出身子,在合作社务工或到外地企业打工,合作社临时用工最多达到1200人。同时,他们成立劳务输出工作站,在北京、天津、大连等城市建立劳务输出基地11个,转移劳动力1520人,年人均工资性收入2万元以上。

  2018年,合作社社员已发展到1014户,固定资产5789万元,规模经营土地5.6万亩。其中:带地入社面积2.5万亩。拥有马铃薯组培楼1800平方米、阳光温室3000平方米、网棚61栋、仓储窖3800平方米、日烘干500吨和1000吨玉米烘干塔各1座,机械设备132台套,人均收入提高至2万元以上。

  沧桑四十年,在现代农业改革的浪潮中,克山县仁发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在李凤玉的带领下,先后获得了“全省粮食生产大户”、全市“十强现代农机合作社”、全县“优秀农机专业合作社、先进农业合作社标兵和土地规模经营先进村”等荣誉称号。2012年,李凤玉被县政府授予“特等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15年,被评为“全国十佳农民”、“全国先进工作者”。2017年,被选为第十二届省委候补委员、十九大党代表……改革开放四十年间,李凤玉通过现代农业改革契机,带领百姓走上了一条致富之路。

编辑:刘光余

 分享:

上一篇:
全媒体导航